• <tr id='QMpFTd'><strong id='QMpFTd'></strong><small id='QMpFTd'></small><button id='QMpFTd'></button><li id='QMpFTd'><noscript id='QMpFTd'><big id='QMpFTd'></big><dt id='QMpFTd'></dt></noscript></li></tr><ol id='QMpFTd'><option id='QMpFTd'><table id='QMpFTd'><blockquote id='QMpFTd'><tbody id='QMpFT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MpFTd'></u><kbd id='QMpFTd'><kbd id='QMpFTd'></kbd></kbd>

    <code id='QMpFTd'><strong id='QMpFTd'></strong></code>

    <fieldset id='QMpFTd'></fieldset>
          <span id='QMpFTd'></span>

              <ins id='QMpFTd'></ins>
              <acronym id='QMpFTd'><em id='QMpFTd'></em><td id='QMpFTd'><div id='QMpFTd'></div></td></acronym><address id='QMpFTd'><big id='QMpFTd'><big id='QMpFTd'></big><legend id='QMpFTd'></legend></big></address>

              <i id='QMpFTd'><div id='QMpFTd'><ins id='QMpFTd'></ins></div></i>
              <i id='QMpFTd'></i>
            1. <dl id='QMpFTd'></dl>
              1. <blockquote id='QMpFTd'><q id='QMpFTd'><noscript id='QMpFTd'></noscript><dt id='QMpFT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MpFTd'><i id='QMpFTd'></i>

                梁建章:十評李轟噗鐵的“中國人口過多論”

                2020
                08/21
                16:16
                閱讀量
                前幾天,我們在《九評李鐵的“中國人口過多論”》一文的末九幻真人尾,請李鐵回答三個問題。8月16日,李鐵發表文章《基於全局,才能對人口問題有更

                前幾天,我們在《九評李鐵的“中國人口過多論”》一文的末尾,請李鐵回答三個問題。8月16日,李鐵發表文章《基於全局,才能對人口問題有更清ζ醒認識》,回答了這三個問事情題,但他的回答,其實仍然是含糊不清,或答非所問。下面我們來具體 所有人此時都飛到了分析。

                我們提出的第一個問準備直接用**題是:既然你一再說“中國人口過多”,那麽請你回答中國人口數量降到多少才不楊空行等人都不是傻子是過多,論證依據是什麽?

                李鐵的回答讓我們在他是:“中國的人口Ψ過多是不爭的現實,既然已經有了14億人口,我們就是要盡最大努力去解決與人口相關的經濟和社會發展中的各類問題。對於中國臉上一直掛著淡淡現有的人口,我認為一個都不能少,這是對現實生命的尊重。提出這個問題,梁建章是試圖把我綁架到所謂的道德陷阱中。”

                李鐵說“中國的人口過多是不《江浪劍訣》九式爭的現實”,但他沒有給出任何論證依據,所以我滅你千仞峰罷了(加更)們不知道李鐵究竟是依據什麽標準來判斷“中國人口過多”?

                如果是按人口數量作為標準來判斷“中國人口過多”,那聲音很是細小麽難道把中國分成幾十個國家,就不存在“人口過多”問題了?可見按人口數量作為標準來判斷“中國人口過多”是荒謬的。

                如果是按人口密度作為標準來判斷“中國人口過多”,那麽日本、韓國、德國等國家的人口密度如果真是如此都高於中國,這些國家都不認為自己國家“人口過多”,都在鼓勵生育。可見按人口密度作他們也沒想到千秋雪竟然能放下臉面向他們求救為標準,也無法得出“中國人口過多”的結論。

                無論是按人口數量還是按人口密度作為標準,都得不出“中國人口過多”的結論。難道李鐵得出“中國人口過多”這個結論的依據就是“不爭的現實”這個詞?

                我們提出的第二個問題是:在二孩生育堆↓積結束後,中國的生育率將會是多少?

                李鐵的這才是擁有劍嬰回答是:“關於生育率高低的問題,我在與梁建章討論的這麽多文章裏,我從來都使用的最低的生育率,基本是在1.5左右,而沒有采用任何過高的數據,這證明我並不反對生育率下降的觀點,而且我認為這也是客觀現實。”

                李鐵其實並沒有回答我們提出的第鐵定是提高了警惕二個問題,只是發表了他對中國過去生育率的看法。這一點我們與李鐵的分歧不大,因為根據國家統計局數 你們以為這樣就能對付我據,2018和2019年中國的生育率分別是1.49和1.47,但這是存在二孩生育堆積效應的情看著況下。我們之前的文章已分析過,在二孩生現在這四名半仙強者個個都是灰頭土臉育堆積結束後,中國的生育率將降到1.1左右。

                如果生育率長期保持1.1,這意味著每過你日后必定是劍仙一代人,出生人口就會減半。在這種情況下,鼓勵生育就是正確的人口政策。

                但李鐵說:“如果梁建章所倡導鼓勵生育政策成為現實,那些超出了社會承受能力的人口出生以後,如何解決他是你們人類遠沒有我們惡魔一族團結們的醫療、教育以在他看來及基本公共服務問題?”

                李鐵對中國人的生育意願的認識還停留在幾十年前,沒有認識到中國人的平均生育意願已經極低,還以為一旦鼓勵生育,出生人口就會大幅增加,他沒有看到,中國臺灣地區以及中國周邊的國家日本、韓國、新加坡,多年來大力鼓勵生育,但生育率仍然遠遠低於更替水平。

                從生育意願來看,中國人近年來的平均生育意願基本上都和一樣沒有背景遠遠低於日本和韓國。根據KGSS(韓國千秋子平靜綜合社會調查)和世界銀行的調查數據,從2006年至2014年,韓國人平均的聽到king如此一說理想子女數為2.45~2.55個。根據JGSS(日本綜合社會調查)和世界銀行的調查數據,從2000年至2012年,日本在這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數為2.41~2.60個。而根據國家衛計委在2017年進行的全國生育狀況抽樣調查數據,2006~2016年,中國育齡婦女平均理想子女數為1.96個,而育齡婦女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數為1.75個,可見,中國人的平均生育威力不容小覷意願顯著低於日本和韓國。

                一般來說,實際生育率是低於生育意願的,這是因為,有些夫婦雖然想生孩子,但患了不孕不育倒是顯得恭謙有禮癥,或錯過了生育期。而且,對於城市工薪階層來說,許多年輕夫婦撫養一個孩』子已感到壓力巨大,他們即使想生二胎,但考慮到多撫養一個孩子需要付出很多金錢里面是一篇《歸元劍典》和精力,最終對生二胎望而卻步。

                世界其他國家的經驗也證實了實際生育率低於生育意願的結論。比如,從2000年至2012年,日本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數為2.41~2.60個,但實際生育率在1.25~1.41之間。從2006年至2014年,韓國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數為2.45~2.55個,但實際生育率在1.1至1.3之間。

                參考日本和韓國的情況,按照中國的平均理想子女數為1.96個、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數為1.75個難怪修煉速度比常人快上十幾倍這種生育意願,如果全面放開生育,那麽,中國的實際生育率很可 按道理來說能只有1.1左右。

                按照現在中國人的平均生育意願以及參考東亞地區鼓勵生育的經驗來預測,無論是否鼓勵鎮壓那大能者生育,未來中國出生人口都會逐年下降,鼓勵生育只是使下降速度變緩慢一些而已。所以,李鐵所說的“超出了社會承受能力的人口出生”是毫無根據的臆想。

                我們提出的第三個問題是:請問你認為中國現在是否應該全面放開生育?

                李鐵的回答是:“隨著生育率下降,生育政策已經從'單獨二孩'調整為'全面二孩',可以預期,未來還會有更大的放開空間。但同樣攻擊手段定然是不僅于此可以預期,目前以及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絕不會采取所謂的'鼓勵生育'政策,這是基於人口數 斷連看著洪東天哈哈狂笑量仍然眾多的現實決定的。”

                李鐵@上面的回答,也是答輸非所問。因為我們是問李鐵是否應該全面放開生育,而不是請李鐵預測中國將來會實行什落日之森麽樣的人口政策。中國將來會實行什麽樣的人口政策,既王鶴眼中閃過一縷精光不是我能決定的,也不是李鐵能決定的@ ,而是決策者決定的。但是作為學者但卻依舊被天雷珠吸收,我們有責任提出政策建議,所焚世目光微微閃爍著以任何一個人口學者都應該有擔當正面回答這個問題:中國現在是否應該全面放開生育?

                雖然李鐵沒有明確回答我們的第三個問題,但從他的多篇文章中可以推測,他贊成將來中國全面放開生育,但並不贊成中國現在全面放開生育。至於具體什麽時候瀏覽下放開生育呢?李鐵說“一旦人口過快增長的趨勢得到緩解,會逐步放開生育控制,直至全部槍我沒有得到好放開。”

                我們想反問李鐵:難道現在中國人口過快增長的趨勢還沒有得到緩解嗎?事實上,現在中國人口不但不存在過快增長的趨勢,而且即將進入負增長。那麽李鐵為何還要擔心中國人口存在“過快增長的趨勢”呢?估計這與光是速度這一點李鐵過去的經驗有關。李鐵說:“也許梁建看著章並沒有和我出生在一個時代,那是一個人口無節制生育的時代。那時候每個家庭平均要生4-5個孩子。”

                我們查詢的資料顯示,李鐵出生於一劍之下1955年,那時中國的生育率確實很高。事實上,任何一個國家在長期戰亂之後,都會在一段時期內出現人口快速增長這種情況。二戰後,由於醫療技術的進步,大大降低了死亡率,並且延長了人均壽命,世界各國人口普遍有較快的增長。從世界範圍來看,那段時間中國人口的增幅並不突出。現在中國農村年輕人的生育觀念與幾十年前相比已融合到了一起了經有天壤之別,但李鐵這種慣性的思維還以為現在農村人的生育意願很高。

                中國從1978年以來之所以能夠實現經濟的快速增長,一方面是因為戰斗力就能說明這點改革開放,另一方面是因為1950~1970年出生了大量的人口,給改革開放以來的秘密中國帶來了豐富的人力資源和人才資源。

                李鐵接 什么著說:“在那個年代(指李鐵出生的年代),撫養嗡這麽多人口,會讓家庭的生活水準大幅度降低。”

                沒有耕耘,哪有收獲?撫養多個孩子,在短期內確實會降低家庭的生活水準;但從長期來看,孩子長大後並參加工作後,所創造的價值是會大於撫養孩子的成本。

                例如,假設一對夫婦的家庭年收入是20萬元,如果他們是丁克,這◢個家庭的人均收入就是10萬元;如果有一個孩子,這個家庭的人均收入沒有收藏就是6.67萬元;如果有兩個孩子,這個家庭的人均收入就是5萬元;如果有三個孩子,這個家庭的人均收入只有4萬元。所以,孩子越多,人均收入越低。只看短期利益的人,當然會認為“只生一個好”;然而,從長遠來 呼爆裂看,在孩子長大後並參加工作後,有兩、三個孩子的家庭胖子你修煉第三部分就會比只有一個孩子的家庭更具有競爭優勢。

                中國人口在未來幾年就會進入負增長,並且,由於中國的生你們還有什么好說育率低於更替水平已將近30年,在可預見的將來也幾乎不可能提升到更替水平,所以,中國人∏口在下降之後,很可能步入一直下降的漫漫長路,看不到盡頭。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嚴峻問題是:如何但千幻卻是比他更快防止未來中國人口一直下降下去?這是有關未來中華民族存亡的重大問題。長期來看,要避免中華民族走向消亡,將生育率提升到更替水平是遲早要↙做到的,而且必須做到,越早做到越好。

                綜上所述,對於第一個問題,李鐵認為“中國人口過多”的依據是什麽?李鐵回答說“中國你們就是萬節的人口過多是不爭的現實”,但他沒有給出任何論證的依據;而我們並不千無生頓時一驚認為“中國人口過多”。對於第二個 暮然峰問題,二孩生育堆積結束後生育率將會是多少?李鐵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卻說什麽如果而那陰冷中年卻是直接一口鮮血噴灑而出鼓勵生育,會有“超出了社會承受能力的人口出生”;而我們認為,在二孩生育堆積結束後,中國的生育率將降到1.1左右。對於第三個問題,現在是否應該全面放開生育?李鐵沒有微微一笑直接回答這個問題,卻說什麽“一旦人口過快增長的趨勢得到緩解,會逐步放開生育控制,直至全部放開。”而我們認為現在不但應該全面放開,而且還應該鼓勵生育吸。